烧伤女孩重返学校 坚强笑容

日期:2014-09-07 20:06 点击数:11041 

烧伤女孩重返学校 坚强笑容背后是伤痛

大渝网新闻中心重庆晨报 

[导读]黄雅雯遭遇爆炸事故,烧伤面积达到60%,重回学校后,她写班歌导演话剧竞选班长 需全身裹着弹力衣,酷暑中她觉得透不过气来,上厕所去食堂吃饭都要耗费巨大体力。


黄雅雯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笑得很灿烂。


9月2日,黄雅雯在教室向老师请教问题。记者 胡杰 摄

开学了,在巴蜀中学留了一级的黄雅雯,担任高三40班的班长。

留级,对于黄雅雯来说,是与死神搏斗后留下的记号——死神化身火魔,在她身上、面部烙刻了很多记号,这些记号的面积占到了她全身面积的60%。

就算是这个夏天最热的时候,黄雅雯都需要全身裹着密不透气的弹力衣来遮挡这些记号,压迫住这些记号的生长,这让她每天都觉得透不过气来。

弹力衣裤和面部的伤痕,让人随时都知道她的身体曾被重创,而就在今年初,她连站立都困难。

在这次可怕的烧伤之前,黄雅雯是巴蜀中学高一10班的班长,那个班已经毕业,同学们也各奔东西。

初中时代,黄雅雯是奉节巴蜀中学的班长,初三调入巴蜀中学后,也是班长。

历经磨难之后,“班长”这个称谓对于她来说,早已不是一个职位的化身。

在8月11日湖南卫视播出的《变形计》里面,黄雅雯以配角的形象出现,代表了巴蜀学生的正能量,“她在哪里都有强大的带动力。”高三40班班主任刘光影这样评价。

她是女汉子

乐观面对,术后不吃止痛药

“去年刚回巴蜀时,在一个新的班级里面,同学首先想到的是我需要大家的关心和照顾,而不是我去服务大家。”黄雅雯让大家认识,是在一次下午的例行演讲上——班主任刘光影安排每天下午都要有两位同学做演讲练练胆。

“她上台演讲那次是坐着的,站都站不起来,但讲的内容让我们觉得很震撼。”黄雅雯的同桌瞿科说。

黄雅雯讲的是两年前一个可怕的事故:

2012年7月27日,奉节县城发生了一次剧烈的天然气爆炸事故。当时,杨业龙和女儿杨雨馨,以及大姐杨文斌和其女儿谢紫薇、二姐杨庆秋和其女儿黄雅雯正准备举行家宴。杨业龙进入厨房,一开灯,天然气泄漏造成的爆炸立即将他震飞,家里顿时一片火海,他们奋力打开门逃了出去。

六个人都被下了病危通知书,在一个多月时间内,这场灾难相继夺去了三个大人的生命,三个女儿也命悬一线。黄雅雯在经历了植皮失败后,最终在西南医院和另外两个姐妹脱离了生命危险,在医院里度过了艰难的半年。

“每次大手术过后,麻药的作用会在六小时之内慢慢消退,这个时候身体上所有动过刀子的地方就会钻心般的疼。原本医生是允许用止痛药的,但是麻药和止痛药都对智力有损伤,既然手术中已用了大剂量的麻药,我就不能再吃这么多止痛药了。我把医用棉签咬在嘴里,最疼的时候,棉签都被我咬得嘣嘣响,迷迷糊糊地把最痛苦的几个小时熬过去。我的主治医生是个东北人,有一次就问我:‘为啥不吃止痛药啊。’我当时只能故作淡定地挤出一句话:‘为了数学成绩还能上三位数。’他扑哧一声就笑了,给我爸甩了一句话‘你闺女真是条汉子!’”

黄雅雯讲的虽是一个煎熬的过程,却没有哀怨的语言。

作班歌神曲

导演话剧拿到全校一等奖

黄雅雯融入了新的班级,但她不能参加体育课,甚至升旗仪式也没法参加。她的手不能碰水,任何时候都穿着弹力衣,面部的疤痕也让老师和同学随时都能看到她的不同。

让同学们印象深刻的第二件事,是她自己作词作曲写了首充满奇思妙想的班歌——这首歌不是传统的励志型,而是将同学、老师的名字和各种学科的知识巧妙地糅合到一起,被同学们称为“神曲”。歌词的署名是黄雅雯和班上的学霸刘柯旭。

“青春的风铃,叮咛得很好听,海平面起起落落我们的身影,不懂数学的奥秘,诗词的韵律,一不留神还有被罚唱歌的危机,学渣总是嘲笑又羡慕学霸的神奇,严密的计划终究只有一周的保质期。

青春自有青春的主打曲,向理化生拜师学武艺,圆周轨迹,调节反应,也绝不会忘记,给我们时间空间和充足氧气,故事会翻开崭新一季,和政史地各自奔东西,深厚哲理,洋流大气,仍保存在心里。

让我们辛勤耕耘,再一起前行,时光的列车驶向绚烂圣地,40的序曲,绚丽的舞台剧,夜空里星辉熠熠我们的光影,欣赏瞿塘的瑰丽,王子的charming,睡个懒觉怕姗姗来迟的扫地,幻想常常鄙视,又败给现实的锋利,我们的梦想,依旧充满无限的生命力,晨曦、丝雨都画进回忆里。”

这首歌里第一段“罚唱歌”是40班的“班规”之一,第二段是各种学科知识,第三段串烧了班主任和五位同学的名字。

“班歌,只有极少数班才有,我们班是有神一般存在的黄雅雯同学,文艺细胞非常充足,才有了这首同学们都喜欢的神曲。”刘光影老师佩服黄雅雯的文艺能耐,“她一句一句教大家唱,站着唱,太费力了。”

神曲班歌一出,黄雅雯在这个班上的认同度节节攀升,大家也看出了这个受伤严重行动受限的女同学的过人之处。

随后,黄雅雯又为班上参加学校艺术节,导演了一部叫《青春至上》的话剧,后来拿到话剧全校一等奖。而在导演话剧时,黄雅雯每次只能站立几分钟,排练则让她的弹力衣天天湿透。

动情的演讲

“最想说:谢谢你,母校”

“在班上这次演讲之后,我又去参加了学校80周年校庆的演讲,当时的选拔,我只讲了一分钟,即被叫停,后来才知道不是洗白了而是过了。”

参加全校的比赛,黄雅雯讲的是《谢谢你巴蜀》,这是她的亲身经历:

“我是高2015级40班的黄雅雯,曾是2014级的一位学生,前年暑假因为一场意外受伤,治疗半年之后,重回学校。今天来到这里,我最想说的就一句话,谢谢你,巴蜀。

不知道同学们会不会抱怨现在的早出晚归,学习辛苦,至少曾经的我这样感叹过。可是受伤之后我却深刻地体会到,能够学习才是幸福的,才真真是极好的。我躺在病床上的时候会想同学们在上课吧,我要求自己必须努力进行康复训练,要用最快的时间回到学校。

一到周末,我的病房一定是最热闹的。一群欢脱的小伙伴都会来看我!给我讲班里面的许多趣事,或者听我讲讲血泪交织的辛酸治疗史,抑或是喂我吃丰盛的病号饭。他们每周都要验收我的锻炼新成果。从能坐起来到能自己吃饭,从能站起来到能走几步,他们都是一路鼓励着我,陪伴着我。我的班主任有一次来看我,她说录一段视频带给同学们,我于是就唱了那首《天天想你》,我们班居然又全体把这首歌唱给了我。他们还改了歌词,有一句我记忆特别深刻:‘岁岁年年,你在我心间,请你相信明天会有彩虹出现。’

王校长亲自把全校师生的捐款送过来,我不知道没有这笔钱我会怎么样,我今天还能不能在这里和大家讲这番话。今天,这是一场比赛,可是对于我而言,它的意义不在于比赛二字。我的力量很小,不能在巴蜀八十岁生日的时候送上像样的贺礼,巴蜀在您的八十年里,也许我只陪伴了您短短的五载。可是在你的怀抱里,我却度过了人生最绚烂的时光。”

这次演讲是全校师生参加的,黄雅雯又拿到了一等奖。如果比赛也有“霸”,黄雅雯肯定算一个,在学校的唱歌比赛上,她唱的筷子兄弟的《父亲》也拿到了一等奖。

背后的酸楚

在和伤痛斗争中备受折磨

黄雅雯唱《父亲》属本色演绎,在过去这一年,她父亲付出巨大,背着黄雅雯,父亲黄常国面对晨报记者哭过两次。

前年,眼睁睁看着妻子在病房中情况好转,却又忽然离世。黄常国把这个秘密向女儿隐瞒了三个月,以避免女儿遭受太多打击而影响康复。这三个月对他来说完全是煎熬。

经过多方筹款,家里受伤的六个人花了200多万元,女儿治疗花了60万元,家里差点就要卖房子抵债。黄常国在过去的一个学期,帮一个家具厂拉家具并包安装,这是又当驾驶员又当力哥的活儿,找钱不多,每天累得半死,“女儿随时都需要照顾,而我只能在重庆打点零工。”

黄常国现在就是黄雅雯的保姆。这个学期,他估算着家里的钱还够女儿读书,便放弃了工作,专心照顾女儿读高三。记者见到他时,他身上穿着一件颜色发黄的旧T恤,上面到处都是洞。

“现在一大家人聚会,总觉得差点凝聚力,经历了前年那个事情,家里走了三个人,谁都没有心情再下厨。”黄常国叹气,“一桌人都坐不满了。”

父亲的苦是一回事,黄雅雯自己也在和伤痛斗争中备受折磨。

今年暑期,黄雅雯在巴蜀本部补课,因为高三是在金科校区,黄家便把租赁屋选在了人和这边。两边跑本来就辛苦,而穿着全身紧身衣的黄雅雯在7月的酷暑中每天上学放学都觉得要窒息,“这种衣服出不了汗水,走在路上感觉自己要被活活闷死了。”黄雅雯说,为了压迫身上的疤痕生长,她至少要把紧身衣穿到今年底。

“面部的疤痕,我们还在考虑要不要继续植皮,但每次做这个手术都要经历很大的痛苦,而女儿的生活才刚恢复正常。”黄常国很纠结,“她那一身紧身衣,1万多块钱呢,比名牌服装都贵。”

黄雅雯返校的时候,上楼下楼,上厕所,去食堂吃饭,每次都要耗费巨大的体力,而她都尽力靠自己完成,她不希望大家把她当做需要帮助的弱者。

再次当班长

“她的优秀不在分数的高低”

上个学期后半期举行了一年一次的班长竞选,黄雅雯也报了名。

“不属于科代表管的事情,基本上就是班长管,这是我的经验,事情是有一些杂。”黄雅雯说,自己初一初二时在奉节巴蜀当班长,初三时被选到巴蜀本部当班长,高一时在巴蜀本部当班长,当班长已经当出经验来了。

“我不想她去当班长,自己行动都不方便,出个汗都恼火,还要当班长。”黄常国摇着头说。

因为写班歌、导演话剧,一年来拿到过各种一等奖,在这座学校已经相当有名的黄雅雯在班长竞选中全票通过,顺利当选。

“她在哪里,哪里就一定有正能量,她是我所见过的带动力最强的学生。”班主任刘光影对黄雅雯的评价非常高,“她的成绩在全年级350-550名之间,我已经很满意了,她的优秀不在于分数的高低。”

今年巴蜀中学在《变形计》中火了一把,分部的三个男生让人摇头,但黄雅雯在8月11日这一集中以配角的身份出现,让人看到了同为巴蜀学子的她的巨大区别。

来自海边渔村的刘晓进被“置换”生活环境到巴蜀中学后,周末受邀去黄雅雯的家里做客,无意中询问黄雅雯的妈妈在哪里,才获知了黄家的不幸。感到不好意思的刘晓进和黄雅雯一起为黄常国做了一顿饭。送饭去的时候,黄常国正在忙着帮人搬运家具,他甚至来不及和两个孩子寒暄,刘晓进后来还帮着黄常国搬家具。

“她爸爸不善言辞,可能是又要当爸又要当妈,心情又着急,我们沟通过,希望他今后能更注意对待女儿的方式方法。”刘光影说。

9月1日开学第一天,黄雅雯组织了新学年第一次班级生日聚会,而这也是班长的分内事。

“以前觉得当班长就应该从自己的角度出发,现在,经历了那么多的事,看问题也辩证了,知道班长该怎么做,大家才容易接受。所以这次当班长,我想得更多的是班上同学会怎么想。”黄雅雯显得已经很成熟。

黄雅雯的志向是考入西南大学,将来当老师,回馈这个社会。“我希望她将来能快乐地生活,在大学有好同学,人生有好伴侣。”刘光影老师为她祝福。 

(重庆晨报)


  重庆市巴蜀中学校  办公室电话:023-63002371  招生咨询电话:023-63002629  学校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北区路51号  邮编:400013
版权所有 巴蜀中学 渝ICP备11004221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