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新闻

2018巴蜀国际录取喜报

日期:2018-05-08 14:43 点击数:1309 

巴蜀国际教育致力于培养具有中华灵魂、世界眼光、现代观念的世界文明人。深耕国际化教育数十载,全体师生齐心协力,不断超越自己,凭借优异的学科成绩和过硬的综合素质,取得了优异成绩。截止到目前,近70%的学生已收到美国排名前50位的大学录取通知书(2018 USNEWS排名),其中近40%的学生考取了维克森林大学、纽约大学等美国排名前三十的大学。

高2018届部分录取名单

web0001.jpg

web0002.jpg

web0003.jpg

巴蜀国际兄弟团 携手共赴纽约大学

走过寒窗苦读,闯过大学申请路上的重重关卡,在这个春天,巴蜀国际高2018届的学子纷纷收到了来自大洋彼岸的佳音。尤其是一群做着纽约梦的男孩,终于收到了来自他们的梦校,全美排名30位的纽约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巴蜀纽大兄弟团正跃跃欲出。

“与巴蜀校徽一样,纽约大学同样带着一抹优雅与神秘的紫色。正如六年前我光荣地踏进巴蜀园,这一次,我也愿带着独属于巴蜀的那份紫色荣耀,开始新的征程。”

web0001.jpg  

 匡芷茗:纽约大学(全美排名30)ED1录取

在纽约大学ED放榜的那一天,难得的星期六也让人无法再次入眠。我故作镇静地打开了纽大网页,对着“decision letter”的链接连击了好几次,一封长长的信才缓慢地弹出来: “On behalf of the NYU admissions office, it is my honor and privilege to tell you that you are admitted to…… ”我愣住了一秒钟,这才明白,那个紫色的梦想已经被我紧紧攥住。

除了紧张扎实的高中综合课程学习,TOEFL,SAT以及其他种种的标准化考试是每一个学生走出国门求学的必经挑战。我准备考试的道路也同样艰辛:SAT考试的前一天晚上,我在床上从九点辗转反侧到一点钟才睡着,六点就被生物钟唤醒;持续六个小时的考试,亚博考场黑压压的人群,都让我感到无限的压力。虽然付出了很多代价,但这些经历是宝贵的。考试是不可避免并且贯穿我一生的,所以在高中阶段能有这种反复多次的考试经历也能让我更加成熟。

除了学业能力的展现,综合实践能力往往需要在课余时间不断探索和积累,它包含了活动规划,长时间的持续,与目标专业的匹配,又要展现自己的除专业外的能力。我不仅参加了模拟联合国、各种竞赛,还把我最爱的音乐坚持了下去。初入北美模联,我尴尬,不知所措,这让我明白自己需要读的东西还有很多。通过不断的查阅与世界格局和重大历史事件相关的资料并阅读各种英文文献,丰富自己的学术知识与演讲技巧,我在后来的多个会议中获得荣誉提名以及杰出代表等奖项,使得我模联系列的活动有了完整性。被世界排名第七的纽大数学专业录取,也离不开我这些年不停参加的数学竞赛。与中国的奥赛不同,国际上的数学竞赛靠的数学能力的碾压,更要靠良好的理解能力和协作能力。参加这些竞赛不仅展现了我的数学能力,更体现了我对数学的热爱。

高中三年里,我还去过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夏校,提前体验大学生活;参加商赛,学习运筹帷幄、有舍有得;坚持做义工,体会如何更好的关爱他人,回报社会。这些难得的经历使我在探索中成长。


“早在初中的时候,和朋友聊起以后大学想读哪里,我就说纽大。

‘为什么?’因为那是纽大啊,那是纽约。”

web0002.jpg

谢理捷:维克森林大学(全美排名27)、北卡大学教堂山分校(全美排名30)、

纽约大学(全美排名30)录取

纽约的一切都是令人兴奋的,我喜欢的是这座城市,喜欢的是这座不夜之城的呼吸,喜欢的是街头人们互相交流的方式,喜欢的是夜晚的士电台里播放的那首:“Welcome to New York. It’s been waiting for you.”

这座城市带给人的是活力和朝气,是多元化和可能性,是文化沉淀和明日未来。坐落在曼哈顿中心,纽大的校园就是纽约,纽大就是这座城市,多元,有活力,充满了无数的可能性。

我暂时还不知道自己究竟想做什么;想清楚自己将来要干什么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困难了,所以我很羡慕身边那些早就想好要把未来暂时献给布料和灵感,电脑程序或是机械设计的同学们。我想干的事太多了:我想当研究者,电影人,设计师,或者去从商,写作甚至尝试做程序做实验,听起来像是三岁小孩子说的“我想当宇航员”之类的话。但,谁知道呢,这就是我为什么奔着纽大去了。在这个充满可能性的城市里,我总能在某个时机找到我的答案:也许就是某天走在纽约大道上,一个路人会突然点醒我说,“嘿,我看你发型不错,要不要考虑一下当个发型师?”

在这种种的困惑和未知中,有一点我可以确定是,我未来要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我花了好长的时间去认识自己和走进身边的人,又花了好长时间去探索我长大的地方;我开始花时间去倾听更多,去记录更多,去尝试做关于心理问题的研究,去尝试拍摄一个个小小的纪录片。后来我渐渐发现,是这个世界本身让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是文化和人对我产生着很重要的影响。而我相信纽大,在这层层迷雾中,将帮助我找到那条让我发声的道路,帮助我将我所感受到的用世界的语言表达出来。无论这语言是一个研究,一个实验,还是一部电影,一首歌或是一次谈判,我相信有一天我会走到这个答案前,然后开心地在华盛顿广场的喷泉旁打转。晚一点不可怕,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时差。


“感恩所有帮助过我的人,带着希望去纽约!”

web0004.jpg

肖霖耀:纽约大学(全美排名30)、加州大学欧文分校(全美排名42)录取

我个人对心理学和社会学很有兴趣,纽约大学的这两个学科也有非常不错的项目,我希望能在学习中获得不错的提升与成就。同时,纽约大学坐落在纽约这样一个世界贸易中心,世界文化中心,在纽约的学习生活一定会带给我一个非常精彩的生活阅历吧。非常感谢父母亲人,老师以及身边的朋友对我的帮助,带着希望去纽约!


“我要让巴蜀兄弟团的名号唱响在纽约!”

web0003.jpg

廖跃翔:纽约大学(全美排名30)录取

NYU拥有全美最好的商科和数学,同时拥有良好的环境,位处全球第一大城市纽约。经过了ED2艰难的申请过程,我最终成功被录取了,同时还有我最好的两个朋友也被NYU录取了,这让我欣喜若狂。我相信我们去了NYU会十分团结,一起共同进步,让巴蜀兄弟团的名号唱响在纽约!

去北卡教堂山,把喜欢的事做到极致

web0001.jpg

巴蜀国际高2018  黄雨豪(被美国排名30的北卡大学教堂山分校录取)

很多时候,人要学会选择一项自己喜欢的专业,有的可能是继承父母的职业,有的也可能探索发现一项新的领域。我便属于后者。在父母都在金融界工作的家庭环境下,我并没有产生对金融领域的兴趣,反而喜欢上了计算机编程。在决定出国留学后,我便在巴蜀国际部进行系统的TOEFLSAT的学习。在每天巨大的单词量积累和模拟考试之后,我也抽出时间参加一些机器人和编程的比赛。即使只是通过图形化编程让机器人完成一些简单的动作,但对我也是一种新的体验。

但我决定不仅仅拘束于此。在高二的暑假,我去到斯坦福参加夏校,学习了JavaMATLAB intro的课。通过两个月的学习,我了解到了更多关于计算机专业的知识。计算机科学时时刻刻都应用在我们的生活之中,同时,在未来发展的潜力也非常大,所以我也就默默定下了走码农这条路的目标。

申请季开始时,我对美国大学的了解并不是很深,也对申请非常茫然。在定专业时,我将我的计算机梦和家人们讨论,他们并没有反对,反而给了我极大的支持。在学校不断调查学校的过程中,渐渐了解到了更多的学校,其中就包括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北卡在US News 2018排名30,也是美国第一所州立大学,在学术和体育方面都非常有成就。在了解到她的计算机科学学科排名靠前,气候和环境都非常好之后,我便对北卡产生了强烈的兴趣。于是在早申请时,我最早提交了这所学校,申请了计算机专业。

申请之路并没有想象中顺利。当早申请出结果时,defer信来了一封又一封。加之,我发现我的中介机构在常规申请时把给一所学校的申请文书发给了其他很大一部分学校时,我几乎崩溃了。虽然我尽最大的努力多申请了几所差一点的学校,再给那些常规申请的学校更新了文书,但最后也只能将赌注压在北卡教堂山上。在漫长的等待之后,当看到我终于被北卡教堂山计算机专业录取的时候,我的激动之情难以言表。

今年的申请季对我来说并不友好,但最后能申请到自己喜欢的专业,以及自己喜欢的学校,靠的也是我对计算机专业的追求。喜欢一件事就把它做到极致是我们老师常常告诉我们的话。真的只有尽力付出,才能在最后收获回报。

在如画的北卡教堂山,开始我的梦想

 web0002.jpg

巴蜀国际高2018 聂星丞(被美国排名30的北卡大学教堂山分校录取)

第一次了解北卡教堂山这个学校还是在一次申请季前的讲座上,从一位北卡学长的描述中构建起了对这个学校的第一印象——存在于风景画中的学校。讲座后,我便深入地了解了北卡, 它的学术氛围和生活节奏让我对北卡的向往之情逐渐加深。

决定开始选择国际教育后,我就在学习之余做了许多和商科有关的实践。通过经营餐饮零售项目,我实际体会了从策划到具体经营的所有细节;通过创建商业观察微信号,我从理论角度详细分析了一个大企业的生存抉择。因此,出于对商科的好奇和兴趣,我一直希望申请一所更能在这方面给予我更多发展空间的学校。所以北卡并非是我的第一选择。但是在申请季基本接近尾声的时候,或许就是缘分吧,命运把我北卡安排在了一起,我的满足感是大于遗憾的。回顾申请季,我是相当幸运的了。我觉得能以较低的标化分数录取到名校,和我在活动实践的深入拓展上应该密不可分。正是在巴蜀国际,让我有机会和空间做一些自己喜欢并能形成自己对商业的独特理解。我想正是这份不一样的经历才让北卡选择了我。

与此同时,原高2017届国际班潘毅同学出色地完成了在美高的学习,被全美最佳艺术学院之一的纽约大学Tisch艺术学院和新常春藤名校塔夫茨大学录取!巴蜀兄弟团将齐聚纽约,大显身手!

参考信息:

web0005.jpg

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简称“NYU”,是一所位于纽约的世界著名私立综合性研究型大学,成立于1831年。纽约大学由18个学院和研究所组成,已经成为全美国境内规模最大的私立非营利高等教育机构之一,同时也是美国唯一一座位于纽约心脏地带的私立名校。

作为全美TOP30名校,纽约大学被列为25所新常春藤名校之一,同时也是美国大学协会(AAU)成员之一。截至2016年,该校共拥有36位诺贝尔奖得主(在全球高校中列第19位,居全美第12位),超过30名普利策奖得主,30余名奥斯卡金像奖得主,19名美国科学院勋章得主,多名阿贝尔奖艾美奖托尼奖得主。在最新一期出版的2018USNEWS中,纽约大学全美综合排名第30位,2017CWUR 世界大学排名第22位。



走出去,遇见一个全新的自己

原国际班高2017届学生  潘毅(被美国排名29的塔夫茨大学、排名30的纽约大学录取)

在巴蜀国际经过一年的准备,独自来到美国也已经有三年了。这里的环境和文化,更关键是我遇到的人,带领我走向了完全不同的领域,站在一个新的视角去看待这个世界。在一个人走过这些路之后,我对自己的未来要走的路以及要遇见的人都有了一个相对清晰的预知和判断。曾经幼稚的以为自己将会能站在一个制高点去俯瞰自己所经历过的一切,等真正走到这一步的时候,我发现困难的不是去是现实什么,困难的是如何以不同的但是又平等的姿态去看待周遭发生的一切。今年的三月底,我终于等到了自己最后一批大学的申请结果。看到结果的时候,我其实并没有特别多的激动,只是觉得自己的努力还是得到了认可。

我一直沉迷于完美的精神追求,音乐那时候成为了最好的伴侣。但是那种追求是封闭的,自我挖掘的。在中国,即使巴蜀拥有相对优秀的教育环境,但是对艺术方面的发展也是只能靠这自己。在真正去到美国之后,利用国外更加成熟的音乐体系,让我自己才对音乐,以及不同的音乐类型和技巧有了更加多元化的认知。高中的第一年,我几乎参与了学校所有很音乐有关系的项目和课程,包括爵士乐队,音乐剧场,还有AP音乐理论等等。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开始准备将自己的实践和大学的选择决定在了一起。十年级的暑假的课外实践,我选择了完完全全不同的方式,那就是自己一个人前往马来西亚,和一个制琴大师一起在他的深山作坊里花了半个多月制作了一把自己的吉他。

我从来没有设想过自己要去学习影视类的东西,因为一点家庭的原因,当时的想法是去做一个学习music business,或者完完全全去做金融类的东西。机遇和天赋也是非常重要的,在十一年级的后半年,我有机会和我的摄影老师还有几名特别有名的人文战地摄影师去摩洛哥进行长达21天的拍摄。那是我第一次开始真正严肃的开始在一个第三人的视角去观察你发现这个世界。那种艺术的若即若离在这个时间节点变的是那么的立体和真实。基于之前的基础和看待世界的不同看法,我的照片也登上了华盛顿时报的月刊。

从这个事情之后我开始筹备了一个更大的个人项目,那也是我申请大学的作品集的来源。我在最开始选定的主题是中国的marginal society。 我在重庆和浙江拍摄了大量的人文题材的照片,还专门制作了一个关于清洁工人的纪录片。 后来在美国继续制作了一个平行故事是关于DACA,还有一些概念性的作品。在制作视觉上的东西时候,更多想的是在这一切背后的想法。在中国的时候其实我更容易去接触一些Working Class的工人,但是当真正去到美国的新世界后回来再去看一些事情,就会有不一样的感受。或许到美国了后才有这个能力去将这一切都记录下来,呈现给世界,去改变大家对某一个群体的认知。

大家都觉得中国是人情社会,但是其实美国很多方面也是这样。我自己追求的不管是音乐还说摄影,我父母其实也不能帮助我走入这个圈子的最顶端,所有很多时候要靠方式和一些真的技巧去走到那一步。马来西亚的制琴老师在赏识我的吉他技术后,才愿意为我去找寻那些顶级大师的联系方式。摩洛哥的时候也是有过硬的技术,摄影师才会赏识你给你一些有建设性的建议,后来才有机会把你带上更加高的台阶。方式和能力可能是让我走到这一步的一个很大的因素。

很多人认为我RD进了纽大和Tufts就认为我拥有十分出彩的标化成绩,但是其实越到后面,我觉得进好的学校主要靠的是不一样的想法想法和一些胆量。顶尖的艺术院校不仅对艺术专业看重,同样是要求很高的学术成绩。所以,纽大Tisch艺术学院录取率仅次于纽大最著名的Stern商学院,尤其今年Tisch艺术学院摄影系录取率在ED有5%,RD仅有3%, 7000多的申请者最后只有少数人入围。我为自己感到非常幸运能在这么激励的竞争下进入这个学院。最后决定还是要去纽约大学双修摄影和哲学系,辅修金融和历史,希望能在这个平台上好好表现一番!

附1:潘毅作品个人网站:https://bevispanyi.squarespace.com

web0001.jpg

 附2:纽约大学Tisch艺术学院简介

web0002.jpg

纽约大学(简称 NYU)成立于 1831 年,是全美最大的私立大学之一,也是美国唯一一座位于纽约心脏地带的名校。纽约大学下属的Tisch艺术学院成立于1965年,设有电影、电视、舞蹈、设计、音乐等科系,是全美最佳的美术学院之一,并且该学院在全美各大高校和电影机构中,培养了众多的奥斯卡奖得主。

纽约大学Tisch艺术学院为所有对电影充满热情的人们敞开大门,同时也是世界电影最重要的教育基地之一。学院让学生学会如何利用移动影像制作出人们向往的五彩梦幻,学院也为世界各地的学生搭建最完美的求学舞台。学院创立的电影学派,将好莱坞商业电影和欧洲艺术电影完美融合,培养出来的电影大师,在导演、摄影和表演之间自由穿梭,在录音、灯光和剪辑领域完美结合,中国台湾著名导演李安,在这里种下电影巅峰的理想;好莱坞的导演之父马丁?斯科西斯,在这里完成电影大师的蜕变;《哈利?波特》的导演克里斯.哥伦布,在这里积累从零开始的电影资本;学院的三栋主要建筑成为美国格林威治村的心脏,是艺术家和知识分子的精神家园。

塔夫茨大学(Tufts University)简介

web0003.jpg

塔夫茨大学(Tufts University)是美国著名大学,也是波士顿仅次于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的波士顿五大名校(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塔夫茨大学、波士顿学院,布兰迪斯大学)之一,也是25所“新常春藤”成员之一。从学生录取、教师的教学到学术研究、教学和科研设施的建立以及对教师的业绩评估等,塔夫茨大学(Tufts University)都遵从以质取胜、注重革新的办学原则。塔夫茨大学同时注重学科在公共服务中的价值,并以良好的国际化和海外留学项目而闻名,并在德国、智利、中国和加纳等国设有海外中心。塔夫茨大学拥有美国最古老和最富盛名的国际关系研究生院之一 ---弗莱彻法律与外交学院。著名的生物医学研究中心--塔夫茨医学中心 (Tufts Medical Center) 是塔夫茨大学医学院的主要教学医院。弗里德曼(Friedman School) 营养科学与政策学院在营养学上名声在外,是学术界的标杆之一。塔夫茨大学在2018年《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杂志的美国大学综合排名中位居第29名。



一切的最后都是好的;如果没有好起来,说明还没到最后

 1.jpg

巴蜀国际高2018届谢理捷(被美国排名27的维克森林大学;排名30的纽约大学、北卡大学教堂山分校;排名37的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Santa Barbara等名校录取)

当我终于拿到纽大的Offer的时候,朋友笑着对我说:是你的终究还是你的。

不管最后的结果是怎样,大学的申请过程对于我来说都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标化的考试督促着我去熟练掌握一门语言,一封封文书促使我去对自己有更深层的认识,每一次积极地投入到社区活动中都是踏出舒适区大胆地做一次尝试。而这一切,归根结底,都是在帮助我为人生一个新的阶段做好准备,帮助我了解自己,看清自己的不足并预备好新的努力。

若要说整个过程真正教会我的是什么的话,那我觉得,它让我懂得了要:be true to myself,坦诚待己;或者说,用真实的眼光去看待自己和身边的一切,去真实面对生活并了解它的本质

迷茫与不解

“Artists are the only profession that celebrates what it means to live a life.”

这是Viola Davis2017年获得奥斯卡最佳女配时说的一句最令我记忆深刻的话。艺术是唯一一个庆祝生活,赞颂人性的行业。

很早开始我就对电影艺术有好感。初中第一次认认真真上各种网站对各种大学做调查的时候,第一所调查的大学就是纽约大学。一来是因为纽约这座城市一直吸引着我,二来是一开始的我一心想学习电影相关的专业,而世界上最好的电影学院之一就在纽大;每一个想去纽大电影学院的华人华裔大概心中都有一个偶像是纽大毕业的李安大导演,所以纽大这所学校一直在我心中有种特殊的地位。

但遗憾的是,在了解和认识自己的过程中,我一直很迷茫和摇摆不定。

你真的喜欢电影艺术吗?

你喜欢电影制作是因为什么?

你是真的很想学艺术吗?

走艺术这条道路很难哦。

这样的声音一直缠绕在我的耳边。如果你期望听到一个不顾一切、一往直前的案例那恐怕就要让你失望了;如果现在的我穿越回去对十五、十六岁的自己说一句话的话,那么我也会跑回去说:管他的呢,先问问自己,先试试看。可惜,当时的我被周围的声音所摇摆,我开始质疑自己的想法,也真的开始想要弄清楚自己对于电影这门艺术的喜爱程度。于是我开始去做采访,阅读,摄影,拍摄微纪录片,甚至办了自己的个人摄影展......可这一切只让我越来越麻木,我越来越疑惑自己究竟喜欢什么;镜头里少了自己的灵魂,一切都是空空的。

日子真的过得很快,转眼间,二十几封申请大学需要完成的文书就摆在我的面前了。一个个想要巧妙了解你性格或想法的文书题目需要我绞尽脑汁也不一定能将自己完整地展现在招生官面前。一开始的几封文书写得十分困难——我想给招生官留下好印象,可是我自己也不确定我究竟想要的是什么。我连自己都不了解自己,自己都不能好好的把自己介绍给自己,我怎么把自己展现给招生官呢?最后一次标化考试结束后,生活渐渐松了下来,但面临的就是这二十几篇文书。和一起为申请大学奋斗的同学一样,我写了好多文书。我写给了哥大,宾大,康奈尔,写给了好多那种如果不是为了尝试申请,连官网都没看过的学校。好多封文书我都麻麻木木地写:我告诉这些学校我做过哪些研究,我拍过哪些照片我尽全力尝试去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给他们,告诉他们,我就是你们的perfect match

可好多时候,这些文书写起来,总像是挤牙膏一样——刚刚写完,我就忘记我写的什么了。其实现在回过头来看,心之所向,其实在文书的写作时就流露出来了。

其实一开始你就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是有时候需要生活帮忙引导你一下罢了

 坦诚与坦然

我越来越相信,世事无常,但万事皆有因。

二十几封文书里有两封文书十分特别——纽大和维克森林。

维克森里的文书特别在它很有趣,它有一种自嗨的逗比又学术的气质与我一拍即合,虽然这所学校对于我像是一个新朋友,但我也一股脑的写完了它的八篇小文书。但,纽大才是那个我一直都想去的地方,纽大才是我真正的perfect match。说玄乎一点,纽大和我有一种神奇的情感联系;接地气点,我毕竟也对这个学校做过无数次研究了,文书写作时就像是一个认识了好几年的老友静静地坐在餐桌对面等待着我吐露心声。所以当我在2017年年末打开电脑,在凌晨写这封文书的时候,我一刻都没有停下来。我写到纽约,写到我对于自己和生活的疑惑和困扰,写到艺术对于我神奇的吸引,写到Viola Davis那句关于艺术如何庆祝生活,还有我是如何也想要这样“celebrates what it means to live a life”。一个字一个字不停地敲下去,敲进很深很深的夜里在这封文书里,我想,我是真的把我自己展示给招生官了:不是我做了什么研究,拍了什么作品;是我将我的疑惑,思考,自己的不安全感,心里的想法,统统一并拿给他们看了。我提到我尚且仍然存在困惑,需要时间去探索;我介绍道我既是风险家又是冒险家,讨论到电影艺术如何吸引我而我又是为何摇摆不定…….我把这一切都写进去了,我说管他呢,这就是我。我笑着说纽大会懂我的——我要来纽大,这个地方会给我机会也会给我时间思考的,未来很长,我也不必,也不想担心太多了;十八岁就想活得很明白,我也只能笑笑对自己说你未必想太多。这一次我坦诚待己,也坦然对待自己的困惑,所以招生官看到的也是一个坦诚的,积极的,大胆的万事皆有因,最后能欣慰地拿到纽大的offer有它的原因,收到一些其他学校的拒信,原因为何,招生官和我自己也有个答案。

 遗憾与前行

所以我当然是最喜欢纽大的啦!这真的不用强调了,招生官也肯定看得出来。唯一的遗憾是我没有直接申请电影学院,或者说,归根结底,我了解自己的途中迟缓了些:真正确信自己被艺术这般吸引到是在跨入2018年,真的开始慢慢安静下来,享受独处又想东想西的时候我去翻老电影新电影看,去看采访、看幕后,甚至发表自己的看法,我有好多想法想去实践探索,真实地确认了“Artists are the only profession that celebrates what it means to live a life.艺术家们做的事就庆祝生活,讨论人性。而我以后想做的事,也就是这个。

每个人的人生都有一个目标吧,我不一定一开始就要去干这件事,但我知道我终究会去这么做的。是这个世界本身让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是文化,是humanity对我产生着很重要的影响。而我相信纽大,在这层层迷雾中,将帮助我找到那条让我发声的道路,帮助我解释我的疑惑,将我所感受到的用世界的语言表达出来。

人就是在这样的一次次困惑中渐渐了解和认识自己的。我觉得晚一点不可怕,或许我还是会去做一个研究,或去做设计,或是去金融市场里打交道,甚至去码一个程序,但我始终相信不管以后走到哪里,万事皆有因,最后的我都会奔着我自己的目标而去。

“Everything will be okay in the end. If it's not okay, it's not the end.”一切的最后都是好的;如果没有好起来,说明还没到最后。





作品.对话.世界

web0001.jpg

巴蜀国际高2018届杨钧然(被美国汽车、交通设计专业排名第1的艺术中心设计学院,艺术类院校排名第15的加州艺术学院录取)

童年经历

兴趣爱好是我奋斗史的开端。在童年时期,我接触到了模型制作。精美的模型,让我爱不释手。从小学开始玩的四驱车,到长大了玩的乐高,万代;从打开包装,拆卸零件,到喷漆,切割,粘接,模型制作不仅仅是我童年的玩伴,也不仅仅是消磨时间的游戏,有时,这一过程变成了我独一无二的老师,给我方向和动力。当我从一个小学生变成了一个展望未来的高中生,这一经历依旧推动着我的步伐,成为我完善个性的一个不可或缺的部分。这一系列跟模型打交道的故事,让我接触处到了国内外一些模型大神的作品,也接触到了有关于艺术和设计方面的知识,在各种美学理念和设计理念的影响下,形成了我渴望美,欣赏美的个性。

专业选择

最开始选择工业设计其实很随意。因为我从小就有绘画经历,也接触过各种各样新鲜时尚的作品或是产品,我很是喜欢设计精美,色彩华丽的东西。于是当时只是简单地想要学一门艺术设计类型的学科。综合自己在理科和理性思维上的优势,我选择了更具实际应用的工业设计。很多设计艺术学科像是旋转交错的虚线,需要设计师充满感情的活力和宣泄;而工业设计则是严谨排布的实线,需要设计师饱含逻辑的推理和演算。
申请准备
    出国留学,首先是学术成绩的提升,这个阶段最重要的内容就是托福和sat考试。托福主要考察了基础英语能力,学校的课程和课外的补习给了我充分接触英语的机会。Sat的备考则更为困难,非常看重学生的个人英语水平,这一段时期我和我的同学常常是起早贪黑,需要周末加班加点,非常辛苦。对我而言,因为是走的艺术方向的缘故,申请不单单只看重个人学术成绩,作品集更为重要。这也导致我的高二时期非常紧张,压力山大。作品集的制作可谓是苦难重重,特别是对于工业设计的学生,需要寻找生活中的不足并对其进行改造和再设计,一个全新的设计需要设计师百分之百的投入和超越百分之百的思考,这段时期的压抑感,就好像是把普高高二高三的重担都积蓄在了一起,好在有老师和同学的陪伴,我才顺利地度过了这段“至暗时刻”。

展望未来

我很喜欢电玩,也很喜欢模型,更喜欢艺术,工业设计带给了我未来无限的可能。如今我拿到了理想的offer,我想去做一个自由设计师,自由自在,设计自己喜欢的玩意儿。在我看来,设计师就应该是如此,思想没有边界,灵魂不受束缚,乐趣无边无际。而这些思考,让我把快乐,工作和生活捏合在了一起,组合成了我的作品,传达给我所热爱的世界。

附:艺术中心设计学院(Art Center College of Design,简称ACCD)简介

web0004.jpg

艺术中心设计学院成立于1930年,位于美国西海岸的加利福尼亚州,距洛杉矶仅有20分钟左右的车程,离旅游胜地好莱坞和拉斯维加斯也不远。ACCD是美国最著名的设计学校之一。 比起各项资源和设施,ACCD的教学理念更加值得一提,学校最注重培养学生的设计意识,同时教学方法紧随时代潮流,极具前瞻性。本科学生无论选择哪个专业,都会接受全面系统的各种艺术设计课程,同时ACCD比较偏向于招收入学前有一定设计经验的学生。在2016年的QS艺术与设计总榜中,ACCD排名第19。在2016年的U.S.News纯艺术总榜中,ACCD排名第20。

ACCD的往届毕业生在艺术及设计领域都享有盛名,学院和世界很多大型企业有着密切的合作。 ACCD的汽车和交通设计专业名列全美第一,走出了多位一线资深汽车设计师,它还是第一所被联合国指定附属为NGO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的设计学院。

美国加州艺术学院简介

web0005.jpg

美国加州艺术学院(California College of the Arts简称CCAC),USNews美国艺术类院校排名15,专业-平面设计Graphic Design排名11,是美国最佳设计类学校之一。其主要校区位于旧金山对岸的奥克兰市。1907年由Frederick Meyer成立, 多科系,如家具设计,玻璃,室内设计,电影,录影带等,创校人Frederick Meyer本身是景观建筑师,在二十世纪的设计与工艺运动中占有一席之位,此外,CCAC的校友多为加州的当代平面设计运动领导者,包括了Robert Arneson, Michael Vanderbyl, Lucille Tenazas。


  重庆市巴蜀中学校  办公室电话:023-63002371  招生咨询电话:023-63002629  学校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北区路51号  邮编:400013
版权所有 巴蜀中学 渝ICP备11004221 ENGLISH